丹鳳北路附近拆出大量明代城磚,已有四百年曆史?

核心提示: 19日上午,市民蔣成平向本報記者反映,稱丹鳳北路加油站對面在拆遷時,發現大量城磚,而建築工人準備将它們當做建築垃圾處理掉,他認為這一做法不妥,希望相關部門能将城磚保護起來。

圖為拆遷時發現的城磚。

記者 李潇 攝

本報訊(記者 李潇)“這些城磚承載着丹陽的曆史和幾代人的記憶,不應該當作建築垃圾扔掉。”19日上午,市民蔣成平向本報記者反映,稱丹鳳北路加油站對面在拆遷時,發現大量城磚,而建築工人準備将它們當做建築垃圾處理掉,他認為這一做法不妥,希望相關部門能将城磚保護起來。

接到報料後,記者随即來到現場,看到拆遷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,其中有一幢已經被推倒的舊房,廢墟裡的磚頭和普通的紅磚明顯不同,塊頭要大一些,顔色也不一樣,而且不易碎,大多數還比較完整。“這些磚頭的硬度很高,以前是建城牆用的,磚頭大并且堅固。”一位老者告訴記者,這些磚頭是以前從城牆上拆下來的,後來被運到丹鳳北路,用來建火車站宿舍樓。他說,丹陽城牆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拆掉的,以這個時間計算,已經有七十年左右的曆史了。

為了了解城磚的曆史,記者走訪了多位人士,在大定船社區海會新村,86歲的市民周金川告訴記者,丹陽城牆是在1952年至1953年拆除的,而這些城磚的年代要追溯到明代,有四百多年的曆史了。“明代的城牆和元代的不同,元代建的是土城牆,明代是磚城牆,我市的明城牆一直保存到上世紀五十年代,其中牆基有6米深,寬2米,高22米,長九裡十三步。”周金川說,城磚的規格不一,他曾保留了幾塊城磚留作紀念,大一些的長45厘米、寬17厘米、高9厘米,重達21斤多,小的也有10斤重,“這些城磚之後被用來鋪路、修建大會堂、建火車站宿舍樓等,其中火車站宿舍樓的城磚是1953年從老北門開泰橋的黃泥弄運過來的,當時的老火車站就在丹鳳北路,因此火車站宿舍樓也就建在丹鳳北路附近。”。

聽說這些城磚将要被當做建築垃圾處理掉,周金川稱“萬萬使不得”,他建議:“這些城磚承載着丹陽的曆史,不能随意丢棄,希望有關部門能收集起來,修建一個标志性建築或者涼亭,可以取名‘明城磚亭’,讓市民通過此多了解丹陽的一些曆史。”

 

責任編輯:吳淋淋

本網首發

丹陽視覺

丹陽熱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