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誤讀了“踢群第一案”

核心提示: “踢群第一案”昨天下午在山東省萊西市人民法院公開審理,因被移出微信群、以其名譽權被侵犯為由起訴該群群主的原告起訴被駁回。

本報特約評論員 符向軍

“踢群第一案”昨天下午在山東省萊西市人民法院公開審理,因被移出微信群、以其名譽權被侵犯為由起訴該群群主的原告起訴被駁回。

網絡無限,行為有度。微信群不是法外之地,要遵守相應法律法規,遵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遵守“群規群約”,自覺服從群主管理,不能任性而為,法律保護群主對微信群的依法管理行為,不能“不把群主當幹部”,這是該案給我們的法治啟示。

某種程度上,該案系首次以司法“判例”的形式确認了群主“權威”,群主依法享有對群的自主自治權,其管理行為,包括将群成員移出群等“司空見慣”的行為,此類“互聯網群組依功能設置權限所行使引發的糾紛,人民法院不應該受理。”可見,群主對群享有充分自主的管理權限,法律一般不予幹涉。

但這并不意味着,群主因為“自治”就權限“無限大”,“我的地盤我做主”,可以不受法律制約,随意設群,随意拉人進群,随意踢人出群……反正法院“不管”。

須知,“互聯網群組依其功能設置的權限”,必須是在法律允許範圍之内的權限,沒有超越法律之外的互聯網平台,沒有超越法律之外的群組功能,同樣也沒有超越法律之外的群主。

按照功能權限,微信群主行使内部管理行為,屬于合意自治範疇,隻要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,法律一般不予幹涉,就此而言,認為該案不屬于人民法院受案範圍,應裁定不予受理,并無不當。已經受理立案的,也應裁定駁回起訴。該案就屬于受理後被駁回起訴的情形。

但并不是說,群主可以任性而為,無限自治,不受法律規制。根據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《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要求“誰建群誰負責”“誰管理誰負責”。如果踩踏法律“紅線”,行使管理權限“越位”,造成違法、侵權,比如設立“賭博群”、傳銷群、騙人投資理财的“詐騙群”等各種違法群,在群中傳播反動、違法言論,或在群裡随意侮辱謾罵群員,看誰不順眼就踢人,造成名譽侵權等的,司法理應主動介入予以打擊懲治,群成員也可抵制舉報,受害人、被侵權人可以起訴維權,群主作為管理者将承擔民事、行政甚至刑事法律責任。

針對網絡違法、侵權行為,法律并不會因網絡的虛拟或“自治”而置身事外。因财産關系、人身關系、勞動關系引起的糾紛及法定的其他糾紛事項,如債務糾紛、名譽侵權糾紛等,均屬于民事案件受案範圍。正如村民自治,并不因為自治,相關糾紛就一概不予受理。網絡是虛拟的現實,QQ群、微信群等社交載體,是基于情感維系、友好交流、資訊分享等而建立,不是法外之地,也不是自留地、獨立王國,我的地盤我做主,無論是群員還是群主,乃至互聯網平台,都要好好玩耍,好好說話,好好監管,互相尊重,齊心合作,傳播正能量,不利用群組傳播法律禁止的信息内容,不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他人合法權益,共同遵守互聯網管理相關法律規定,共建風清氣正的互聯網交流空間,把友善、健康、和諧、團結的群還給親朋好友同事們。

 

責任編輯:王淵

本網首發

丹陽視覺

丹陽熱點